戏院戏弄姐姐

  那天下午天气很热,於是就想找个人,陪我去电影院吹冷气,左Call右
  Call,大家都没有空。刚刚好这时候,我美丽的姐姐回来了。
  姐姐今年20岁,大学一年级学生,身高168公分、48公斤,身材的比
  例可媲美Model,不过姐姐的胸部可是有36D,有时真想抓它一把。
  机会终於来了。
  「姐……有没有空?我们去一起去看个电影好吗?家裡的冷气坏了,想去吹
  吹冷气。」
  「好ㄚ~~有没麼好看的电影?」
  「我也不清楚……反正到时你想看什麼,我都陪你看萝!」
  「那现在走吧。」
  下午的电影院没什麼人,只有小猫两三隻,我们选了后面的位子坐下。姐姐
  选了一部我都不知道什麼东东的片子,不过想必是爱情文艺片吧!我的直觉果真
  没错,看到了一半,男女主角的生离还谈不上死别,就让姐姐泣不成声,不自觉
  的姐竟靠上我的怀中哭了起来,我只好抱住她。
  姐姐的胸部靠在我的怀中,我这时竟然有了反应。因為天气热,姐姐上半身
  只穿著小可爱,下半身是短得不可以再短的迷你裙,真是」冻麦条」。
  不久,电影的内容也演到男女主角的亲热戏,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悄悄
  的把手往姐姐的胸部移动,另一隻本来搂抱著姐姐腰部的手则往裙子下移动。随
  著电影的情节,姐姐好像也热了,往我身上靠得更紧。
  我轻轻的再把脸靠向姐的耳边,亲著姐姐的耳朵,姐姐发出「嗯……」的声
  音,并没阻止我的行动。
  我的手也伸进姐姐的衣内,轻揉著姐姐的乳头,当然另一隻手也不得閒萝!
  隔著内裤揉著姐姐的阴户。
  姐的淫水已让内裤溼透了,姐姐轻声的说:「不要了~~我们不可以……」
  不过却没有阻止我的意思。
  我把姐的手拉到我的老二上面,抓著她的手帮我抚摸老二。我渐渐又把嘴亲
  著姐姐的耳朵、脸颊,到把舌头伸进姐姐的嘴裡接吻,两条舌头纠结在一起。
  姐姐也自动的帮我抚摸老二,她把手伸进我内裤中,轻声笑著说:「变大萝
  喔!」
  不巧这时电影已结束了,姐说:「我们走吧!别人会看到,回家再说。」
  其实我这时心裡正爽得不得了,听到要回家,但也只好就此打住了,看看有
  没有下次萝!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看完电影,见到姐姐春意洋溢,脸颊泛红,真是可爱。
  我们很快的回到车上,一到了车上,我再也忍不住了。因為我们的车是黑色
  玻璃,外面的人跟本看不到裡面,我马上锁上车门,一把抱住姐姐,然后把姐姐
  拉到后车座。
  姐说:「你想干吗啦?刚刚还趁机吃我豆腐,我是你姐ㄝ!」
  「姐……继续好吗?」
  「什麼跟什麼!我们刚刚是不可以那样的。」
  「有什麼关系,只是亲亲而已。」说著说著,我的嘴已经让姐姐说不出话来
  了。
  一边吻著她,一边脱掉她的衣服,小可爱被我一扯就扯掉了,我掀起姐姐的
  胸罩,看到姐那粉红色的乳晕,我一口就咬住,然后用舌头在上面打转。
  「不要了……你这个小色狼!」但姐的手臂却是环绕著我的脖子。
  看著姐姐变硬的乳头,我的阴茎早就硬得像钢铁水泥萝!我脱下我的裤子,
  姐姐还闭上眼睛不敢看。
  「小时候不就看过了?不过现在它长大了。姐……你刚才不是摸过了?」
  姐这才慢慢睁开眼睛,娇羞地看著我勃得硬梆梆的大老二,我这时趁机把姐
  姐推倒在椅子上,把她的腿抬高,将她的黑色内裤给脱了下来。
  「你想干吗?不可以的!」
  「我都给你看了,你也要给我看看嘛!」
  「只能看看喔!不能摸喔!」
  我贪婪地看著姐姐粉红色的紧闭阴唇和那黑漆漆的浓密阴毛,姐姐只被我看
  得羞红了脸,说:「你看够了没?」
  我把姐翻了过来,让姐姐的脸对著我的阴茎,成為69的姿势,但姐紧闭著
  嘴,死都不肯帮我吸老二。我试著把它放进姐姐的嘴裡,我也开始把舌尖舔著姐
  姐的阴唇,还把舌头伸进姐的小穴。
  「我快受不了了……不要啦……」我趁著她叫的时候,把阴茎塞入姐姐的嘴
  裡,「乱……乱……」姐说不出话来了。
  「姐……你也帮帮我啦!」
  姐姐见鸡巴都已经进到嘴裡了,而我也舔得她很舒服,便也开始回报我了。
  她一手握著我的阴茎,一边套弄著,一边用她的灵活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,
  令我差点忍不住。我也不甘示弱,把中指伸入姐的小穴,不停地出入抽插,一时
  把姐搞得淫声大作,淫水都往我脸上喷。
  「嗯嗯嗯……喔喔……弟……弄得我好舒服喔……不要停……」

  「不要说话,再帮我吸住它!」
  姐姐的手继续不停的搓玩著我两颗卵蛋,又把我的阴茎反覆的吞吐,龟头直
  抵到姐的喉咙深处。我再也受不了了,终於把我的精液全射进姐的嘴裡。
  姐姐的嘴角流出我的精液,她还伸出舌尖把它舔回去。姐含糊的说:「你也
  不先跟我说声,现在没地方吐。」
  「吞进去吧,不会有事的。」
  為了怕弄脏车子,会被爸妈发现,姐只好硬著头皮吞了进去。
  我抽了张卫生纸,擦擦姐溼透的下半身,姐姐这时爬起来吻住了我:「我也要你嚐嚐精液的味道。」说著,用双唇贴上了我的嘴巴,舌头跟我的舌头交结。
  我软掉的老二瞬间又硬了起来,不过姐姐无论如何都不让我进去她的小穴,
  「太晚了,我们该快回家,不然爸妈可又要嘮刀了。而且,我们是不应该做这种事的。」说著,姐一边就穿好了衣服。
  哎……看来我也应该知足了。但说归说,搞不好还会有下次呢!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在回家的路上,我又不安份地抚摸著姐的大腿内侧,姐似笑非笑的说:「小色狼,刚刚才帮你吸出来,你又想干什麼了?我在开车,不要让我分心啦!」
  「只是摸摸嘛,难道不舒服ㄚ?」
  姐姐正色道:「我们可是姐弟,这样做是乱伦的。」
  「我又没有插进去,你想太多了。」
  姐姐虽然长得漂亮,但是因為家中管得严,只交过一个男友,但不久后就分了,因為爸妈希望她毕业后再交。不过看姐姐未经人事和好易骗的样子,我想她应该是已被男友上过了。
  回到了家中,看到桌上有张纸条,大意是:『因為外公觉得身体不好,所以爸爸跟妈妈南下去看望他,要两天后才回来。』
  「哇爽~~这不是让我有机会跟姐姐单独相处了?」我想著。
  姐姐一回到家中就上去洗澡了,我看机不可失,我就跟姐说:「我想小便,让我进去啦!我好急喔……」
  「好啦好啦,真是会选时间!不过不要偷看。」
  我想:『姐说得没错,我是选好了时间。』
  姐姐开了门之后,又赶快躲进浴缸,我这时早就脱个精光在门外等著,姐一开门,我就衝了进去。
  「你想干吗啦?快出去!」姐大叫。

  「有什麼关系嘛,以前不是一起洗到大的?刚刚又不是没看到。」
  「姐会害羞嘛……」
  「那你转过去,我帮你洗背好了。」
  我一边洗著姐姐光滑雪白的背部,慢慢地将双手伸到姐姐的胸前,轻轻揉著她的乳房,姐姐不由地「嗯嗯……嗯……」轻声呻吟。
  我把姐姐抱了起来,让她面对著我,姐姐惊叫一声:「哇!怎麼你又硬起来了!」
  「姐,再帮帮我嘛,反正你我都舒服ㄚ!没做爱就不算乱伦了。」
  姐姐在我的搓揉之下,粉红色的乳头也渐渐弹了起来,想来姐也是心痒难忍了。
  「好啦好啦!我再帮你吸吸老二,可以了吧!」
  说著说著,姐就把头伸进水裡,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,舌尖在我的龟头上不停地打转,然后把我老二全数吞进她的口中,胀硬的蘑菇头已经顶住她的喉咙。
  姐姐张著她的大眼睛,微笑地看著我舒服的表情,然后再加快速度吞吐我的阴茎,我差点就要射了出来。
  「姐姐,让我也帮帮你。」我把姐姐扶了起来,让她靠在墙上,我翻开她的阴唇,贪婪地舔食著不停流出来的淫水,其实姐姐早已湿透了,只是因為在水中刚站起,所以看不出来。
  看著姐姐溼透的小穴,姐姐的脸颊泛起了红晕,我的阴茎若不再找个地方放置,真可会胀爆的了。
  打铁趁热,我站了起来,把阴茎对住姐姐的小穴一顶,「噗吱」一声就挺进去了。
  「喔~~不可以……弟……快拔出来……我们不可这样做……」
  在我用力的抽送之下,姐姐也开始摆动她的腰部,配合著我的动作,姐姐扶著墙,甩动著她迷人的长髮,双眼微闭,樱唇半张,舒爽得不知身在何方。
  「嗯嗯……弟……喔……姐已经……」
  看著姐的双脚发软,已经快站不住了,身体在不断地抖擞,我知道姐也达到高氵朝了。
  「我要射了!姐姐……」
  因為实在是太舒服了,我还来不及拔出,精液就喷射在姐的阴唇上,有些还慢慢的从阴唇流出。
  姐转过头来和我接吻,许久我们才停止爱抚。
  「小色狼,还好我刚过受孕期,不然你就死定了!以后不可再对我乱来了,不然被爸妈发现,我们就惨了。」
  「好啦好啦,没有下次了。」嘴裡虽然这样说,我心裡却在想著:「爸妈还有两天才回来……」
  谁说没有下次呢?搞不好今晚就……哈哈哈!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